Silence

在红绿灯口东张西望着。

七是酒吧熟客中最有趣的那一类了。这是鼠所认定的所谓”不可争辩的事实”之一。


看见七从她那辆黑色敞篷奔驰AMG C63s中走出来的时候,正在停车场的鼠着实吃了一惊。眼前这个小巧的女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开着这辆八缸大排量德式肌肉车的主,更没想到副驾位上竟然放着一只近乎等身尺寸的泰迪熊....鼠在吧台前仔细打量着七,他始终都难以将眼前的这个女生和停车场内那一头沉睡着的性能猛兽联系到一起。眼前的女生,中分黑色长发在灯光下反射出栗子色,脸上的妆看得出精细地化过,但是零散的痘印和略微歪斜的眉毛也透露着可能的毛手毛脚。深蓝色的潮牌卫衣,和无数这个年纪的女生一样,里面是一件黑色无袖吊带,以及值得多花几秒端详的纹身。原本看上去就跟那些常来深夜买醉的叛逆期少女并无差别,但脚上价值不菲的鞋子和漫不经心丢在吧台上的爱马仕包包都无意间透露着主人的身家。多多少少的信息宛若完全无法嵌合的拼图,在这个娃娃脸的小巧女生身上违和地拼凑着。


“请问要喝点什么吗?” “请问我能要金汤力吗?” 礼貌中略带嗲气的问句。“店里还存着前些日子开封的苦艾酒,品质挺好的,放着不喝挺可惜的。金汤力换成马天尼可以吗?” “嗯,好的。” “开车来喝酒?考虑过怎么回去吗,附近不是很好找代驾。” 鼠背过身去在酒柜上翻找着前些日子开封的Dolin,却听见背后传来了清脆的笑声,取下酒瓶后回头,七的娃娃脸上挂着难以掩饰的笑容。“你们不是彻夜营业吗,所以就没打算回去呀。” 


对于鼠来讲,七第一次来通宵喝酒的晚上,自认为见过太多不同的灵魂的他也结结实实的被眼前这个娃娃脸的女生惊得够呛。七出身殷实,父母经商有着巨额财产,学习经济和市场管理的她在父亲的公司管理基础运营和打理财务,平日里公司的正式和暗地里的勾心斗角让她难以忍受,患有严重失眠的她无意间在谷歌地图上找到了酒吧,下班后便决定来喝一杯。但对于鼠来说,他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穿着宛若大学生,做事大大咧咧甚至三次把自己钱包遗忘在酒吧的女生,竟然在白天掌握着一个上市公司的整体动向。更令他费解的是,七第一次来喝酒就毫无顾忌的在酒吧最角落的沙发壁炉前睡了一晚这件事。


“说到头来买那辆车也完全是一头雾水对吧。” “对啊,拉着一个关系要好的男同事一起去买的,给了他一个预算,只要求敞篷,音响好….” 七的车是鼠一直在意的存在。作为同样的AMG用户,鼠那辆E63S的旅行版一直是他的心头好,一人一机手工组装的发动机,工程师的签名铭牌,近乎疯狂的马力数据等等。没有一件是鼠这个彻头彻尾的奔驰粉丝津津乐道的谈资,本以为抱着同好交流的期待,却被七的随意轻松打败。“我真的不懂车,也很讨厌在红绿灯路口被人不断的挑衅。” 七像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对于一切新鲜事物有着十足的兴趣。某次酒吧live演出之后,她霸占着主唱的卡宏鼓敲敲拍拍了很久。“这个东西居然还可以发出镲的声音!” 鼠看着兴奋得笑着的七,无奈的摇摇头,塞了一包骆驼到主唱的手里“哎,关系很好的朋友,见谅了。” 作为熟客的七毫不掩饰自己作为熟客的优越感,数次放心大胆的在酒吧喝到晕头转向,甚至四五次让鼠将她和她的车送回住处。“我本是个酒保,熟络起来后就兼职司机了。”每每被羊和水青调侃此事鼠都只得在七毫不掩饰的笑声中耸肩。


但对于鼠来说,他始终无法把七和彻头彻尾的简单小女生划等号。七身上苦涩的香水味,以及她车中始终留有的淡淡烟味,以及数次坐在吧台前玩弄酒杯中的冰块时长长睫毛下的眼睛里透露出的若有所思。对于鼠来说,七大大咧咧的外表下似乎隐藏着更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时间还很长很长,”看着酒柜上色彩繁多的酒瓶鼠自言自语道,“一杯酒换一个故事,是多么划算的买卖啊。”


“听说威士忌调蜂蜜热水能治感冒?”七接过羊递过的毛巾,擦了擦被雨打湿的头发,把包扔进壁炉边的沙发上,头也不回的跟鼠说着。“嗯,店里还有一瓶日本威士忌,要尝尝吗?” “好呀!”


#慢慢写故事

#final week自寻死路


“我跟阿常的故事,一直是我极力埋藏在心底里,不断逃离和回避的东西。与阿常一起经历的东西,对我来说,抑或是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是无可否认的重要以及难忘的。




‘有些事情,从做的人本身出发不过是一件漫不经心的小事。之所以能在你心里激起波澜是因为这件事情在恰好的时间,落在了你心里最需要的位置。’青子的这句话用在我与阿常的故事里,几乎是完美的契合。当我如同一个衰仔一般苦苦挣扎在学业和适应新生活的时候,周末补习班上与阿常相见就成了一周之内最为令人向往的事情。在深秋的早晨疲倦的坐在狭小的教室里,看着身边头发蓬松,满脸睡意的阿常,作为衰仔的我渐渐的发现自己的生活开始有救了。阿常的出现对于我来说就像是流浪汉在街角等候多时,出现了一位愿意丢下10美刀让我解决一日所需的慷慨之人一样,阿常的笑容给深深绝望于生活和学习的我带来了温暖。




时至今日,坐在图书馆里的我看着书架间狭长的缝隙,灯光透过书本间的间隔投射出昏暗的色彩,头脑里再一次闪过了残存近三年,在数千公里外的城市中透过书架发现阿常的身影的喜悦。我至今无法相信,宛若肥皂剧般的情节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上。在取下一本书后,透过缝隙,我看见了在对面专心看书的阿常。我呆呆地透过那个缝隙打量着她,直到她抬头,表情由惊讶转化成绽开的笑容。‘你怎么在这里。’我清晰地记得,‘嗯,我路过,顺便进来买本书。’‘我今天一个人出来逛街哦。’她绕过书架绕到了我这一侧。‘来,抱抱。’突如其来的张开双手,我呆滞在原地,木讷地接受了这个拥抱。‘你好香啊。’撸着我头发的她说。‘嗯,才剪完头…是理发店洗发水的味道。’不知所措的慌张回答着。




距离阿常的不辞而别已经快过了三年,我发现仍然无法释怀的东西从阿常本身转变成了对记忆中那个在冬日湿哒哒的雨天里挽救我生活的温暖,以及在书架间唐突却又仿佛有意为之的拥抱的回忆。我可怜的灵魂跌跌撞撞的在漫长的道路上行走,内心里渴望得到拯救和同情。我不愿去揣测阿常走进我生活的原因,也更不愿去怀疑她是否玩弄了当时那个衰仔我,的感情。哪怕是走出因为她的突然消失所带来的失落和抑郁的我,仍然无法放下三年前书架间那个唐突的拥抱所带来的温暖和希望。”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每划一根火柴就能带来一瞬间的温暖。而她是你这个衰仔最后一根,也是最最明亮和温暖的一根火柴,在你最最寒冷的时候毫无征兆的点燃,拯救了快要冻僵的你。”鼠总结道。“可你怎么又知道这是你最后一根火柴呢。”“因为小女孩划完最后一根火柴后就死了,自阿常的离去之后,我想我心底里最真挚的作为衰仔的我也死去了吧。”“那你对于阿常残存的感情呢?”“大概是因为执念太深而无法散去的鬼魂吧。可否能帮我摇一次铃铛,请他喝一杯?”“大家会陪你敬他一杯的。”鼠打开一瓶全新的朗姆酒,回答道。


#稍微填一下坑

#深夜有助于情绪泛滥




Becky一直说,一个人有趣的,不单单是这个灵魂,而是塑造这个灵魂的每一个经历。




生活就像一把刻刀一样,把我们的性格和习惯雕刻成一个完整,且鲜活的人。而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所享受或挣扎的,都是精彩而又伟大的。




“每一个灵魂,就是一本厚厚的书,而且它还会不断的有序章。倘若你有幸遇见了一本你热爱的,那一定要好好读下去。”




这,大概是我从Becky身上所学到,最重要的东西了。


#“睡了吧”

#“嗯,马上”

#“晚安”


“我们终归得去面对生活的,既然无法逃避,不如硬着头皮,一鼓作气地向前冲锋。”


别哭呀Becky,你真的很棒。

暂未想好题目的一个坑

鼠的酒吧在园区的湖边。苏州城的夜被湖水悄然分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园区灿烂的霓虹,和古城区闪烁的灯火。对于苏州这座千年古城的居民们来说,在含蓄儒雅的古典文化和喧嚣激情的现代生活中跨越,只需要穿过这在清风中泛起波纹的湖水。


鼠一直很热爱这样的生活态度,在明面上平静而又温和,在黑夜中张狂却也不失体统。姑苏城的历史底蕴宛若一张戒尺,细细刻画了名为规矩的方圆,每一个狂妄自大的去挑战尺度的人,都会被生活狠狠的抽打。而鼠也坚决的把这样的态度延伸到了他的酒吧。作为位于这座古城夜生活最为丰富的地方,鼠的酒吧却在喧嚣中格格不入,这里不欢迎那些平日里被条条框框的规矩所禁锢太久,妄图寻一丝疯狂的人,对于这种人,羊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请到一个街区外的夜店。鼠的酒吧,就只是一间酒吧,在这里,至始至终都有一件约定成俗“With stories, you talk. No stroy, alcohol talks.”


说到羊,就该说,鼠的酒吧并不只有鼠一个人。


羊一米九多,200斤。一个温柔安静的大块头,鼠的死党之一。作为酒保,羊也爱酒,热爱朗姆酒,并且忠诚于尝试各种新调法。羊是个比鼠还合格的倾听者,他无意打断那些举着酒杯苦痛诉说的人,他会安静的听他们讲述他们的苦恼和不幸,然后递上一杯酒,再用最温柔的话说出他的看法和建议。不过对于羊来说,在吧台后面听故事的他才会是安静温柔的,对于那些进门就跳跃着想要把场子燥热起来的人,他就是今晚他们遇见最难搞的恶人。同时,但凡有人喝的烂醉如泥(虽然鼠和大家一般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羊也充当着搬运工,把那些挣扎在生活夹缝中的人们送上计程车,让他们依旧去面对残酷的生活。


水青是酒吧的另一位酒保,也是酒吧唯一一位女性,同样,也是鼠的死党。水青喜欢威士忌,钟爱日本威士忌,没有苏格兰的那股泥煤味和田纳西的烟熏。按照水青自己的话来说,她热爱日威那种,柔情恰到好处,本质上也是浓郁呛人的性格。水青总站在吧台后,不动声色的调着酒,不动声色的将酒递送到那些或大哭,或大笑的人手中。水青会在一些女客人喝醉后送她们上计程车。不过虽身为女性,任何一个企图从她身上占便宜的人,都吃到了苦头。


鼠是酒吧的老板,据说是个旅居多地最后选择回根的本地人。鼠是个矛盾体,喜欢安静,却也爱好喧闹。按照鼠的话来说,本想开一家咖啡馆,但是咖啡馆的安静和平静让他浑身不适,所以就找了一个中间地带。鼠每周一周三和周末四天的晚上都会准时出现在吧台后方,等待着那些怀揣着故事,却无处安放的人。鼠自酒吧一开始就定下了不少规矩,其中最重要的是不欢迎那些为了疯狂而来的人。鼠的条条框框早期给酒吧带来了不少麻烦和误会,羊为此也没少花心思。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吧的人不再杂乱无章,虽然不像两个街区外的夜店那样生意红火,但是每晚,都不会缺少来分享故事的人。而这些人,是鼠开这间酒吧最最期待的客人,鼠就像一个等待快递的贪婪者,在黑暗中期待着那些传递故事的人,带来他们的快乐和苦痛。



#还没想好题目

#或许一直都不会有

#待续

#乱写故事

#第一次挖坑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无数次想给一个人说这句话


但是我找了许多个日日夜夜,却没找到。




You are my wonderwall.


But the wall can fall, and my dear you may leave.


海浪把从远方带来的海草重重的摔在沙滩上,阳光的温度被夹杂着腥味的海风毫不留情的卷走。




“一路走来我认为自己遇见了很多迷人的灵魂,却发现自己抓不住,也没法抓住,更没准备好抓住那转瞬即逝邂逅的美妙。




我痛苦的站在房顶上,用火焰点燃惆怅的烟草,希望寒风能把我的无端的思绪吹向远方。




去找一个人思念和热爱吧,只可惜我暂时还没准备好去面对我心里那真挚的热情。”




#无端的思绪


#朋友,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阳光明媚却也寒风刺骨

致那个在寒风中看着月亮的自己,月光所照耀的地方,一定是美妙的。


#无人思念

#放空

#今晚月色真好

天要亮了,太阳照常升起,而思念和牵挂,却留在了月色和凉风中。


#凌晨乱写

#早安

#我没有伤心

Rise! May the sun rise and stop my dreaming for u.








#想你了




#一起看海啊




#can u hear the sea singing